乔砚

自乐。

乡村爱情故事


每一节芦粟,都是我对你的爱。
--深情脸。

我已经是条佬咸鱼了。

这条旧道一旁便是一家老茶馆。
说是茶馆,大多是老人闲暇的下午来这里搓麻将,凑的一桌一桌,立在桌边搬杠头的人喝着茶,对着正打着的牌嚷嚷囔,香烟浓厚的白烟充溢着整个茶馆。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懒懒散散地坐在一张桌前,细细摸索着一张牌,手指修长。他眼帘低垂,停住了动作。嘴角一挑,轻呵了一声,将牌正向拍在桌上,另一只手支着一支烟,弹了弹烟灰,顺着将一排牌推倒。围观众人顿时就炸开了。
“小叶,这牌最后的自摸真是妙!”一个老伯眯着眼睛,啧啧赞叹。
“今天比较旺。”青年吐了一口烟,便开始理牌了。白色桌布有些旧了,布角已有许点点昏黄色。
“爸,你这牌不该碰。”黄少天帮一位中年人倒茶水,分析着上一副牌。“爸,你听我说啊,那副牌啊,balabala”
“哎呦那种事情怎么晓得?今天手气不好。”中年人接过茶水,呷了一口茶。“小孩子懂什么。”
可是爸我已经十八了。而且你这牌真的打得不好啊。
黄少天想了想父亲死不承认的性格,纠结了半天还是闭了嘴。
黄少天撅着嘴环顾了四围一圈,缭绕的白烟有些呛人,黄少天强忍着不适,意外撞上了一人的视线。青年墨色的双瞳沾染了些许笑意,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
黄少天一愣,还没及时反应过来,便也傻傻地盯着那人看。待青年忍不住轻笑,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快速将头撇开,心里好不自在。

回家的小道上,余晖浸染了整片大地,粼粼河水映着色彩绚丽的天空,河岸边有一小片芦苇,斜斜地挑拨出一圈圈的涟漪,徐徐漾去。
黄少天看着一脸不爽的老爹很是无奈。“爸,你可以跟年龄和你差不多的人一起打啊,年轻人出牌太快了,不好反应。”
“啧你懂什么,最近手气不好。”
可是爸啊你这几周每天都输啊。
而且你为什么老是盯着叶伯呢。
叶伯出去玩了你就盯着他儿子。
黄少天很无奈。

“欸爸呀,今天那年轻人是叶伯他儿子啊?”黄少天想到了青年意味不明的笑,有些不爽。
“哼,跟他爸一个德性。牌算得比谁都精明。”黄爸哼哼道。

吃完晚饭,黄少天在门前场上吹风凉。搬了个长凳坐在场上吃芦粟是夏天的日常。
今年的芦粟格外的甜,吃完十几节黄少天腮帮子有些疼了。
“别吃了,剩下来的明天带去茶馆里。”黄爸又砍了几根芦粟,把外面裹着的那层剥掉。
“明天还去啊?”黄少天又咬开了一截芦粟。
“不然在家里就看看电视睡睡觉。”
那也比打麻将好。
黄少天选择吃芦粟。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黄少天都在茶馆里度过下午。
不得不说,看着青年那侧桌上的零碎钞票越叠越厚,黄少天很戳心。
你怎么欺负老年人呢,要不要脸啊。
可是,又不得不承认,青年这方面的造诣甚是高。斗地主中心五麻将样样行。茶馆里哪桌缺人哪凑数。
如果是我绝对不会喊他。除非我钞票在兜里自己想跳出来。
黄少天心疼地看着自己老爹爽气扔掉的十块钱。

瞥见黄少天快拧成麻花的眉毛,叶修轻笑了一声,随意地一说:“小同志不来一下?”
黄少天正郁闷着呢,听见人家这一问,巴不得捋起袖子一通干上,“来啊!”
“你会打?”叶修吐了口烟。
“当然会了!我可是从小在我爸腿上看麻将长大的!”黄少天挑了挑眉。
“哟,来来来,你上。”黄爸听见了,一副颇骄傲的模样,起身让儿子。
黄少天坐下,身板挺得笔直。
这小朋友真可爱。
叶修喝了口茶,嘴角上扬。

黄少天打牌就一个字。
快。
人家还没看清他摸了啥呢,一个牌就丢了出来。
“哎呦,黄少天你慢点啊,你打这么快干啥呀。”黄爸还没说完,黄少天又丢了一个牌。
另外两位打牌的老伯心好累。
黄少天一瞧手里的牌,来个五万或八万就胡了。
这么一想不由抬头瞥瞥对面的青年,小眼神里满是骄傲。
叶修“啧”了一声。
“摊牌。”
顺势这么一推。
牌清亮亮地躺好。

黄少天生无可恋。

其实黄少天打得挺好了。
毕竟是第一次。经验不足。可是黄少天一看就青年那张老狐狸脸就牙痒痒。
不要脸。

四点半,人陆陆续续的开始散了。黄少天死活不愿意停,愣是要跟青年拼个你死我活。
黄爸很无奈,儿子你把我这几天输的给翻了个倍。
两个老伯看看自己手头零丁的钞票,无奈地叹气,离桌。

黄少天这才气鼓鼓地起身,也不道别便走了。
“小同志打得不错,多打打就好了。明天还来玩啊。”叶修喊道。

黄少天转过身,用力地说:“我一定来!” 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叫黄少天。”
“叶修。”
叶修笑吟吟地看着远去的身影。

黄少天包着满嘴的芦粟,神似花栗鼠。
我靠靠靠那人叫叶修对吧真是太不要脸了欺负完了老人开始欺负新人他怎么下的去手他就不会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吗他balabala ....

“想什么呢?”
“叶修那个....”黄少天正准备滔滔不绝地说叶修的种种罪行转头便被吐了一脸烟。
@¥*%#&*....
黄少天心里苦,但黄少天不说。
叶修心里苦,但叶修不知道怎么说。

“..咳。那个,黄少天同志,我不是故意的啊。”叶修有些感慨,刚刚开心想看黄少天尴尬的模样,现在自己尴尬了。
尴尬。
“???”黄少天差点没往人家脸上吐芦粟渣。
“我就过来串个门,不介意吧?”说着便拿起一节芦粟。

黄少天吐掉了满嘴的渣,心情很是复杂。
虽然我的确不介意你乱串家门毕竟这是家常便饭的事可是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晚风吹走了些许燥热,两人坐在一张长凳上,吃芦粟。
“喂叶修,你一直在茶馆里打麻将吗?”黄少天又拿起了一根
“高中毕业后不读了。就在茶馆里帮忙。”叶修想了想,收起了打火机。
“这样啊——可是,你这样根本就是在抢钱吧!?”黄少天想想叶修的日收入不由感叹自己读的书都去滋润芦粟了。
“这也是要看运气的啊。”叶修咬了一口芦粟,一看红心的,炫耀似的朝黄少天挑眉,“这就是哥的运气。”
“滚滚滚这只能说明我家的芦粟好啊和你有什么关系!”黄少天一面说着一面忧伤地看着自己手中白白的心。


后来两人便是下午打麻将,晚上吃芦粟。
吃芦粟的时间越来越少,两人的互怼越来越多。
可是叶修还是每天往黄家跑。
跟个上门女婿似的。

哦,不对,是麻将擦搓出来的火花。
黄少天有时候会觉得真神奇,打个麻将都能有初恋的感觉。
芦粟又包了一嘴巴。

八月份的时候,黄爸要烧茶炉子,经常白天不在家,黄少天便百无聊赖地趴在床上看电视。
想想家里还有几根芦粟,黄少天利索地切好放进袋子里去老茶馆。

叶修在门口抽烟,见黄少天来了,灭了烟。“小同志今天怎么这么早啊,八点就来了。”
“家里没人,过来帮帮忙。”黄少天扬了扬手里的袋子,拿出一节扔给叶修。
“像我这么好心的人可不多了呢还能想到你这个老烟枪孤独地在茶馆里倒茶哈哈哈”
“那就谢谢少天了。”叶修轻笑。
被叫“少天”,黄少天的耳尖红了起来。

“好了好了你店里忙不需要帮忙吗?”黄少天问。
“不用。今天我爸在。”叶修起身。
茶馆里烟雾缭绕,叶修把人带到了楼上。
“楼下太烟。”扔下四个字。

黄少天去叶修房里时,被震惊了。
我靠他原来其实是个很正经的人??
简单干净的房间,整理得很好。

黄少天想想自己乱成芦粟渣的房间,感到了一丝郁闷。
柜子上摆着相框和一个铁盒子。
盒子里上层堆着些弹珠。五颜六色的,很漂亮。
照片上的该是小时候的叶修,长得很清秀。
现在也很清秀。
黄少天赶忙把这个念头挥掉。
好熟悉啊。
说起来自己小学那会儿好像经常跟个大哥哥玩。
自己经常被坑。不管是躲猫猫打弹珠还是啥的。
可是还是一直跟着他后面玩。
而且是缠着他玩。
大哥哥问他,你为什么老是跟着哥?
自己总是天真地回答说,
我喜欢和你玩啊。
有一阵子自己好不容易从同学那儿的了好多颗漂亮的弹珠,全被坑走了。
这几颗浅蓝色的——
怎么这么眼熟?

叶修捧着热茶看见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弹珠,有些奇怪:“怎么了?”
“你这弹珠哪来的?挺好看呀。”黄少天问叶修。
“小时候和一个小朋友玩,赢的。”叶修放下热茶,坐在一旁看着。
“哦。”黄少天继续翻旧铁盒。
越翻越觉得不对劲。
这些玩意儿怎么和自己那会儿被坑的一样呢?
直到他翻出了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
打开
一笔一画可以看出写者是很努力写好的字。
我喜欢你———
黄少天迅速合上纸。

对上了叶修溢满笑意的脸。
简直。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是你啊啊啊!是你啊!原来是你啊!竟然是你啊!”黄少天近乎吼出来。
“你不记得哥了?”叶修笑着看着炸毛的黄少天。
“我去我后来到镇上读书住校了到现在也有六年了吧而且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你名字啊!!!”
当时就觉得他会上树很厉害,会打小流氓很厉害,打弹珠很厉害 。而已。啊。
“你又没问我。”叶修很无辜。
??好像的确是自己一直追着他跑?
可是,这都不是重点。
“为什么这封情书会在你这里啊?!”
想想自己小时候的美好初恋,认真写下的情书却在这个破铁罐里。
黄少天生无可恋。

“我看那小妹妹好像在路上把它丢了,就好心地捡了起来。”叶修很认真地说。
好心你个头啊你就让它躺着就让它静静躺在地上不好吗??
黄少天欲哭无泪。

“写得挺好的,很真实。”叶修评价道。“就是错别字多了点。”
严肃脸。
黄少天想把芦粟扔上去。

“算了,送给你好了。”黄少天说完,脸就红了。
“谢谢少-天。”叶修看人家脸红就特别想逗逗人家。
“我去你别得寸进尺好吗???”黄少天瞪着叶修,
叶修觉得黄少天长得真还真好看。

“少天大大是想要什么呀?”叶修悠悠地问。
“那个!”黄少天的眼睛倏地就亮了。
“一台全自动麻将机!”

叶修嚼着芦粟。
看来得熬夜玩午夜场了。
转头看着花栗鼠黄少天,
今年的芦粟真甜啊。

————————

想到了某恶友不堪回首的往事。

————————
“欸我想起来了老叶你还坑过我一只野猫!”(土话里说野猫,实际大概是比黄鼠狼小一点的什么玩意儿,会偷鸡。)
“啊?”
“我靠靠靠你别赖账啊那个时候躲猫猫你就追着我不放你安的什么心说好的大哥要谦让呢???”
“什么事儿?”
“我被逼进躲到鸡棚里结果抓到了一只野猫你你你说把野猫给你就放我走可是结果呢!!揪着我的衣领走!”
“...”
“还有更过分的是你把它带回家红烧了然后然后一脸嫌弃地说有点咸???等等说好的一起吃呢??”
“小孩子多吃盐不好。哥总得关爱体贴一下小弟弟吧。”(吐烟圈)

戳心。

——————
恶友说我身上洋溢着一股浓重纯正的乡土气息。
笑话。
我钻过鸡窝?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