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你很温暖,像昨日午后的阳光,我是那条软塌塌的棉被,瘫在院子里的石桌上, 你走近,轻轻翻晒发霉的我。

我又觉得你是今日那束新开的杜鹃,是凡俗的紫红,我持相机,寻视角,最后放下。那定是屏幕外的你最美。说起你时我就只剩下比喻式的赞美,又叹着实词穷怎也描绘不出你。
你就是很好。

你看,靖珲这个人就像夏天的廉价巧克力,初尝甜蜜,再品发腻,过不了多久就变质了。
你说给我听最长情的晚安,我能给你什么呢?抛去昔日云山乱,我终究只能唤一声“江为止”。
晚安。

离人冢 【靖珲小段子】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哦嗷嗷哦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原地爆炸!!!

九久:

女子推门进来的时候靖珲刚好喝空半壶酒,听见开门声只当是小厮婢女,神志清醒不咸不淡地吩咐说再上两壶酒。


一袭白衣的女子清丽的脸上未施粉黛,头上也只是斜斜地簪了根不大打眼的碧玉簪子,静静站在那里就如那池中不染不妖的出水白莲。闻言女子只是温温地笑了一声,语气熟识:“小师弟,师父这两天可念叨着呢,说是你再出来偷欢,就要把你扫地出门。”


靖珲原本的三分醉意听到开头的三个字就散了,他挑起眉头回头看去,他那眉目如画的四师姐就站在那里,对着他笑。


靖珲勾了勾薄唇,露出一点意味不明的笑...

所谓单恋,即上一秒我见你如东风,下一秒你放我吃西风。

茶炉子,碗碟子



  每颗碧根果,都是我对你的爱

  ——深沉脸。

  -

  棚里人声鼎沸。

  茶碗干杯时清脆的碰撞声淹没在开怀的笑声中,顶上耀眼的灯泡照着八仙桌旁每个人的脸亮亮的。

  热热闹闹,喜庆极了。

  “喂!黄少!新娘子要出来敬酒了!你快点儿啊!”少年的脸红扑扑的,身旁不断有人穿梭来往,他小心地让过一个个抬菜的人,朝着蹲着的青年挥着手大喊。

  “等等啊!我马上来—”黄少天站起身就被膝盖和腰上的酸胀疼得龇牙咧嘴,“哎哟蹲了那么久脚都麻了...”他把手从浸满了油腻腻盘子的温水里抽出,甩了甩水珠,随意地抹在围裙上便大步流星地赶上卢瀚文。“我来了我来了!”

  “小同志,盘子还没洗完呢,就想溜?”黄少天还没走几米远就...

【冰山冰】我其实是个波板糖

波板糖小天使云山乱乱在此给浪浪拜年啦!
呜啦呜啦嘿小仙女变身!

淼淼淼:

♪ *@京荦 我的小可爱呀,生日快乐,愿你在新的一年里幸幸福福,美美满满的。然后比一个大大的哈特。


我其实并不知道我这篇问到底是什么cp,嗯,管他呢强行上梗强行he强行不枪冰。


哈喽?ARE YOU READY?COME ON BABY!





 云山乱吐了一口气,啊阳光真明媚天真好今天的小手依然这么美丽但是!



  妈的一枪穿云你干啥呢???



兄弟友谊呢??...



悄摸摸涂个乐乐。

祝自己快乐🌸

八划

  私设。

  写的时候很开心。

  ——

  我以为的爱你。

--


  天气很好。

  整个小区都是一股阳光的味道。

  云山乱走进小区门口的杂货店,要了罐可乐,随手从货架上抽了个鸭脖子。零零落落的声音溅开在台子上。

  壁上沁出细细密密的小水珠聚成水滴成股流下,鸭脖子的包装袋上积着不知多少个月的灰。

  吱吱呀呀的老电风扇挂在破旧的天花板上,云山乱觉得它随时会掉下来。

  “今天的太阳真好。”

  他的眼神没有光。

  “有阳光的味道。”

  “那是螨虫尸体的味道。你多大了还阳光的味道。”小手冰凉走进来。

  “午饭吃这个?”她眼神落在他油腻腻的手上,不悦地皱着精致的眉。

  “之前吃了碗面。”云山乱起身,撞翻了...

十划



  云山乱来到这片大陆有一段时日了。

  喧闹的人群纷纷扰扰,人流穿行,云山乱躲在檐下,盯着人群发呆。

  他原先住的地方是个遥远的小镇,倒不是什么偏僻穷山坳,只是较于这片大陆的繁华,终是不入眼的。

  到底是不一样啊—

  云山乱总是这样想着。

  乡下人进城。

  他租了个店铺,靠着帮人写写字度日。他本是租不起这大陆中心的房子的,老板打理着咖啡店,见云山乱茫然无措地站在门口,就好心收留他了。

  说到这家咖啡店,云山乱本打算想进店里帮忙,感谢老板的收留之恩,他在门口支吾徘徊了许久,见着那些与他气质毫不相搭的人,便缩了回去,每个月把少的可怜的纸票里抽出几大张,红着脸塞在老板的咖啡杯下。

  “小云山啊,...

我感觉我要飞起来了wwwww

【郑徐24h】言情

  16:00

  -

  你坐在船头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

  你冲他轻轻一笑

  如白梨立枝头

  他愣住了,欲在风中发出第一个音节

  “景熙—”

  他掉下桥去——

  咳。

  ——

  第一次参加活动,第一次写郑徐相关。

  大概是郑徐郑。

  1.

  桥头的乌篷船轻微的晃动着,漾开一曲曲涟漪。岸边的垂柳枯枝低垂,拨弄着那般碧水。

  桥上人影稀疏,郑轩撑在石拱桥上,静静注视着船尾绿色晕染的水波。

  南方的冬天,风自是犀利,褪尽了温度,戾气便煞地显露出来。几丝磨人的风乘着空隙钻进大衣里,禁不住裹紧些,寒意却渗透皮肤冰冷入骨。

  郑轩...

1 / 4

© 靖珲 | Powered by LOFTER